《養獸成妃》

下載本書

2019新剑侠情缘手游什么职业:第四章

作者:九重殿 字數:7392 返回書頁
推薦閱讀:誤惹妖孽王爺:廢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最佳女婿 天降巨富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豪婿 財運天降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伏天氏 好想住你隔壁 永恒圣帝 民國諜影 最佳贅婿 元尊
    邁著蓮步,安若嫣一只手提起裙擺,跨進盤龍殿‰使用訪問本站。
  
      她的額頭包扎著紗布,充滿恨意的瞪了小貂一眼。緊緊一瞬間,收斂起自己的情緒,含著淡笑,請安道:“參見皇兄,皇兄喚嫣兒過來,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嫣兒做嗎?”
  
      她長而密的眼睫毛,賬兩下。若是換成定力一般的男子,一定會被她勾去了神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渾身毛發抖了抖,一點沒有覺得安若嫣那副涅很美,反而從心里邊生出一絲厭惡♀個女人總是人前一套,人后一套??聰骯吡慫醵競堇鋇拿嬋?,突然之間又看見她偽裝出一幅溫柔賢淑的涅,席惜之說不出的反感。
  
      拍了拍圓鼓鼓的肚子,席惜之從桌子上爬起來,蹦跶著四條腿,朝安宏寒那邊走去。
  
      因為昨日被某人看光了裸體,每次和安宏寒正眼對上,席惜之總有一股錯覺,就像它還是全身赤(和諧)裸的呈現于他眼前。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眸,似乎任何事情都能看透,對每個人的心思都了如指掌。
  
      與安若嫣拉開距離,席惜之湊近安宏寒,坐在他的身邊求庇護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朕是有一些事情找你……”絲絲的涼意,從話語中竄出,安宏寒抬起手,撫摸著貂兒的毛發,斜著眼說道:“聽說昨日你不小心磕到了頭?”
  
      別有深意的盯著安若嫣額頭的傷口,安宏寒眼眸中的光芒,令人捉摸不透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嚇得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,隨后又恢復鎮定,說話結巴道:“不……不小心撞到柱子了。承蒙皇兄關心,經過太醫包扎后,已經沒有大礙?!?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的目光,令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。
  
      氣氛非常沉重,寬敞的大殿中沒有一絲聲音。席惜之唯恐打破了這份安靜,就連呼吸聲,也盡量控制得非場∧臟撲通撲通跳,直直盯著前方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朕給你說了一門親事?!斃砭彌?,安宏寒打破沉寂,語氣透著冷意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雙目瞪大,不可置信,皇兄這么急宣她過來,為的是這個?
  
      “皇兄,嫣兒還小,成婚之事不急?!卑踩翩袒八湔餉此?,可眼中卻露出希翼。以她的容貌和才情,她相信皇兄一定會為她指定一樁門當戶對的好婚事。
  
      而最近律云國太子恰好來使,莫非皇兄是想把自己指婚給他?聽說東方尤煜尚未立太子妃,以自己的身份嫁過去,準能穩坐那個位置。
  
      知道安若嫣會錯了意,安宏寒并不急于解釋,只是擄起小貂,摟進懷中,“你早已及笄,怎還算???”
  
      “可……可嫣兒還想留在皇宮,多陪伴皇兄幾年?!卑踩翩絳吆熗肆?,緩緩低下頭,實則心里卻極為高興。
  
      她也曾經見過東方尤煜一面,太子殿下神韻天成,乃是天下女子所夢寐以求的夫君。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嘴角斂著一絲冷笑,一瞬間卻又消失無蹤,“朕無需你陪,有契踝鬩??!?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本來打算靜觀看戲來著,聽見安宏寒突然說到它的名字,迷糊的抬起毛茸茸的腦袋。誰想陪你一輩子了,若不是那張賣身契在你手里,她早就想開溜了……
  
      僅僅只是想開溜了而已,席惜之的頭腦還保持著理智。以它這副變身不穩當的形態出去,萬一被人誤以為是妖精入世,那么她的小命就保不住了。
  
      難得安宏寒愿意奉獻出他的肩膀,作為自己的避風港。想讓席惜之放棄攀附這棵大樹,還是挺有困難的。至少在沒有自保能力之前,席惜之是賴定安宏寒了。就算你拿著棍子趕它走,它還舍不得呢。
  
      “長兄如父,婚姻大事當然由皇兄做主?!卑踩翩探啃叩奶鷓垌?,道:“敢問皇兄想把嫣兒指婚給誰?”
  
      周圍的太監公主全都豎起耳朵,懷著好奇。陛下最寵愛的就是六公主,至少相比其他人而言,陛下對六公主算是極好了。只要是六公主開口討要的東西,陛下少有拒絕的時候。
  
      眾位太監之中,小荀子最為緊張,其他的太監都是低著頭側耳傾聽,唯獨他努力伸長脖子朝這邊張望。
  
      “前些日子劉國主傳來文書,想求一門婚事。想必你也知道,鳩國的國土雖小,卻極為富饒,只要你肯嫁過去,錦衣玉食沒一樣會少?!卑埠旰嫖薇砬樗咚?,似乎對于這樁婚事并不在意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嚇得臉色蒼白,袖中的拳頭緊握,“皇兄,劉國主已經年過半百,你……你要嫣兒嫁過去?”
  
      誰都知道劉國主是個極為好色的老家伙,經常聽說他從宮外擄抓美人進宮,還曾經荒唐的搶了大臣的妻子♀種荒淫無度的男人,哪一個女人愿意嫁?更何況安若嫣每個方面都極為出色,為什么是她嫁過去?皇宮內不是還有十多個公主嗎?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氣得紅了臉,一反剛才羞澀的涅,緊緊的咬住唇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朕做的決定,從不收回。七日后,就有送親隊伍,送你前往鳩國?!卑埠旰辶艘幌旅?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驚訝的睜大眼,因為它就是鳩國進獻給安宏寒的寵物,所以它以前也聽說過一些關于劉國主的事情。安若嫣縱使再惡毒,配那個老頭子還是綽綽有余‘子最重要的就是青春,安若嫣一旦嫁過去,她的一輩子就毀了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盡管有幾分同情安若嫣的遭遇,可是回想起昨日她不惜推倒安云伊,一石二鳥弄傷它和安云伊兩人,就開不了口勸說安宏寒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急得痛哭出聲,梨花帶雨的臉龐,看得人憐從心起。
  
      “皇兄……皇兄,嫣兒求求你了,不要把嫣兒嫁給劉國主,以后你說什么,嫣兒全都照做?!卑踩翩趟ス虻?。
  
      太監宮女也都不可置信的看著她,將六公主嫁給劉國主?陛下莫不是瘋了嗎?
  
      光是在風澤國,就有不少名門望族的公子,曾經想要娶六公主,而陛下從沒答應。他們一直以為陛下非常疼愛六公主,所以沒有找到好夫婿前,不會把六公主嫁出去。
  
      然而今日這番話,讓眾人推翻了心中的認知。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無動于衷,吩咐宮女收拾桌上的菜肴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躺在他懷中,偷偷探出小腦袋看安若嫣。安若嫣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,眼淚嘩啦流落,任由眼淚哭花了妝容。
  
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跪,那么就一直跪著,朕說出去的話,不會收回,你遠嫁之事已成定局?!卑埠旰僖裁揮鋅此謊?,抬腿邁步,準備去御書房處理政務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瘋了似的抱住安宏寒的大腿,哭喊著:“皇兄……皇兄不是最疼嫣兒嗎?別把我嫁過去可以嗎?為什么要我嫁過去?我不要……我不要……”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不喜別人的觸碰,陰冷的說道:“來人,將六公主拉開?!?
  
      兩名侍衛按住安若嫣的手臂,把她硬從安宏寒身邊拽了出去。
  
      她發髻之上的飾品,晃得東搖西歪,發絲凌亂的散在耳邊,淚水模糊了她的臉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最看不得人哭,害怕自己再次犯心軟的毛病,抬起爪子就遮住自己的眼,省得自己看見后心里邊煩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突然大聲哭喊道:“是不是它……是不是因為契?,皇兄你才會這樣對我?以前你不是這樣的,自從這只貂兒進宮之后,你什么好東西都賜給它,它無論干什么,你都寵著它!我是你的親妹妹啊,難道我連一只貂兒都不如嗎??
  
      她歇斯底里的吼叫,飄蕩整個盤龍殿。
  
      很多宮女太監都忍不住想要捂住自己的耳朵,可是沒有人真敢抬手那么做。
  
      怎么又扯到它身上來了?席惜之不明所以的折,你出嫁之事,與它何干?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眉峰緊皺,漫條斯理的轉身,面對安若嫣,說道:“到了這種地步,你還不清楚朕為何如此對你?安若嫣,有時候,人還是識時務比較好?!?
  
      “我不懂……我不懂!明明就是你變了,明明就是你把寵愛全給了這只畜生,為什么反倒責怪起我來了?”安若嫣抱著頭,激動的大喊大叫,失去了平時嬌艷動人的神采。
  
      唧唧……又一次聽見畜生兩字,席惜之越發不滿。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臉色急速下降,寒冷如冰,“畜生?那你又算什么,你對于朕,連畜生還不如。既然你這么想知道答案,朕也不妨告訴你?!?
  
      皇家的事情向來由不得外人插手,安宏寒撤退殿內所有奴才,整個大殿中,空寂得令人害怕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狼狽的坐于地板上,望著冷酷無情的皇兄,眼淚珠子不斷流落,腦海中還徘徊著那一句畜生不如。她是風澤國公主,受萬千寵愛于一身的金枝玉葉,怎么可能不如一只畜生!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睜開骨碌碌的眼睛,透過爪子之間的縫隙,偷偷打量安若嫣。
  
      “你可知朕當年為何殺光所有皇子,卻獨獨不動你們這群公主?”安宏寒臉色冰冷得可怕,說這句話時,流露出一絲嘲諷。
  
      據所有人猜測,安宏寒之所以會這么做,無非是因為公主對于他沒有任何威脅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了,目光灼灼的盯著安宏寒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搖頭,失魂落魄道:“是……是為什么?”
  
      直覺告訴席惜之,這將會是一個恐怖的答案。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聽,知道秘密越多,那就意味著自己的處境會越加危險。都說知道秘密越多的人,越活不長,席惜之可是非充惜生命的貂兒。
  
      兩只爪子漸漸由眼睛移到了耳朵,死死的堵著。
  
      小貂的涅非??砂?,特別是那張憨憨的圓臉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越不想知道,安宏寒越不如它的意??鑾藝庵貨醵瘓褪強粗兇約好揮兇員D芰?,才投靠他的嗎?只有讓它覺得處境危險,估計才肯老老實實地呆在身邊。安宏寒故意抽開它的爪子,冷聲說道:“你知道的秘密還少嗎?”
  
      關于太后甍逝和影衛之事,這只貂兒可比任何人清楚。
  
      似乎是這樣的……
  
      那么多知道一些,少知道一些,也沒有差別。席惜之催促的叫喚兩聲,示意安宏寒趕緊說。
  
      于是乎,小貂又被某位腹黑的帝王拐進了另一道彎。
  
      被人無視的安若嫣,臉色越發不好。
  
      “還沒猜到答案嗎?”安宏寒冷冷的聲音響起,毫無溫度可言,“朕做事情,向來物盡其用。國與國之間的聯姻,君與臣之間的關系穩固,多數都得靠聯姻來解決∞留下你們這群公主,只是看在你們還有利用價值罷了∞不喜歡……不聽話的棋子?!?
  
      如果安若嫣老老實實不惹麻煩,安宏寒還能為她安排一個好歸宿??墑撬創ΥΥゼ八牡紫?,硬是把自己逼向‘棄子’那條路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瞪大眼,一方面佩服安宏寒的聰明頭腦,一方面又被他這種處處算計的性子,嚇了一大跳。
  
      如果每個人必須有利用價值,才能留在他身邊,那么自己的價值,體現在哪兒?
  
      疑惑的折,席惜之糾結了。
  
      事情的真相血淋淋揭示,安若嫣自嘲的放聲大笑,止不住的擦眼淚,“棋子……原來我們這群高高在上的公主,只不過是你眼中的棋子?;市幟愕男暮美?,冷得誰也走進不了你的心!”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抬起小爪子,戳了戳安宏寒的胸膛,軟的、而且還是熱的。
  
      注意到小貂這個動作,安宏寒淡淡瞧了一眼,也不知心中想到什么,又轉而看向安若嫣,冷冷一聲道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此事與你毫無關系?!?
  
      手指卻輕輕撫弄小貂,到底能不能走進他的心,只有自己知道。
  
      “即便你知道真相,也不可能改變任何事情,不如回去準備待嫁的事宜。再惹是生非,朕絕不輕饒?!卑埠旰ナ直ё判□?,拉開盤龍殿的大門。
  
      刺眼的陽光照射來看,恰好照到地上狼狽不堪的安若嫣。
  
      “皇兄就不怕我說出去?”安若嫣強撐起身子,晃搖的走了幾步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是聰明人就不會這么做,你說出去又如何?沒人能夠逃脫朕安排的命運?!笨鑾乙閱僑汗韉男宰?,就算要她們從榮華富貴和婚姻自由之間做選擇,相信多數都會選擇她們金貴的公主身份。
  
      放棄高高在上的身份,何其困難?更別說還是嬌生慣養的公主。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不再看安若嫣一眼,踏出腳步離開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竄到安宏寒的肩頭坐著,不經意間回頭,看見安若嫣扶著門框走出來。
  
      “六公主,奴才送你回嫣尤宮?!斃≤髯詠辜鋇奶で耙徊?,扶住安若嫣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緊緊捏緊秀拳,冷哼一聲,拍開小荀子的手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本宮還能走,輪不到你扶?!北鷚暈嵴餉瓷瓢嶄市??;市?,你真以為我看不出你很重視那只貂兒嗎?
  
      你不讓我好過,我也不會讓你好過!
  
      消化著剛才那件事,席惜之蹲坐在安宏寒的肩頭,努力思考自己有沒有價值。
  
      如果有,那么安宏寒也會像利用公主那般,利用它嗎?如果沒有,安宏寒又干嘛包吃包住包順毛?
  
      無比糾結的啃著爪子,席惜之的小腦瓜子一點頭緒,都沒有理出來。
  
      感覺到肩頭上那只貂兒不安分,安宏寒一邊奮筆疾書,一邊道:“想不通就別想,小心把你自己繞進去了?!?
  
      安宏寒并不清楚小貂所想的事情,不過他卻知道,這只貂兒喜歡鉆死胡同,說不定沒等它想出結果,小貂就繞進去,出不來了。
  
      采取了安宏寒的建議,席惜之扔開腦中所有想法,告訴自己,船到橋頭自然直,反正安宏寒要是敢利用它,大不了它跑路就是。
  
      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,席惜之頓時心花怒放。
  
      “陛下,再過半個月就是您的生辰,是否照常例擺宴流云殿?”林恩弓著身子問道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的小耳朵抖了抖,安宏寒的生辰?瞅了瞅他幾眼。
  
      “照常例設宴?!卑埠旰嬉獾幕卮鸕?,豁然又想起來一件事情來,逮住小貂的爪子,把它抓下來捧在手心,挑眉說道:“朕養你這么久,別忘記那日送禮,否則……朕可不包你的膳食?!?
  
      咦咦咦?無數的驚嘆號出現在席惜之腦海中。
  
      送禮?你是一國之君,江山美人,哪一樣沒有?而反觀自己,身無分文,除了一身毛發,啥都沒有。想起龍床下面藏著的寶貝,席惜之猛然一縮,安宏寒不會是打寶貝的主意吧?
  
      瞧見小貂那副緊張的涅,安宏寒不難猜到它的想法。
  
      “金銀珠寶朕不缺,至于送何禮品,就看你的心意了?!卑埠旰檔醚災湓?。
  
      小貂上下牙齒磨啊磨,你啥都不缺,讓她該送什么好呢?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趴在他懷里,又繼續糾結該送什么禮品。貴重的東西,它拿不出來。但是不貴重的東西,又害怕安宏寒會嫌棄。
  
      想著想著,席惜之又陷入了睡眠。而在夢中,它仍舊糾結著這件事。
  
      好不容易等它睡醒,太陽公公都下山了§了伸懶腰,席惜之睡眼惺朧的睜開眼,發現自己已經被安宏寒抱回了盤龍殿。
  
      打了兩個哈欠,席惜之從龍床蹦下來。踢了踢睡得發麻的后腿,席惜之威風凜凜邁開步子。
  
      林恩見小貂醒了,吩咐兩名太監上菜,“陛下去沐浴了,飯菜已經給你備好,瞧瞧……都是你愛吃的菜?!?
  
      全是燒雞、燒鵝、烤鴨……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蹦上桌,扯了一只雞腿,開始啃。
  
      吃飯的時候,某只小貂向來沒吃相〗只爪子按住雞腿,以便吃的時候,雞腿不會滑走。埋頭撕咬住一塊雞肉,嘴邊的毛發頓時染了一圈油漬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林總管,錦繡山莊那邊的人喊您過去一趟?!斃≤髯蛹背宄宕油餉姹冀?,上氣不接下氣的稟告道。
  
      林恩甩了甩拂塵,嗯了一聲,只以為是錦繡山莊趕制出了衣服,讓他去取,遂說道:“行,灑家這就過去,你替灑家守著契?,千萬別能出亂子?!?
  
      “是,林總管?!斃≤髯郵只櫚幕卮?。
  
      通常陛下沐浴的時候,所有宮女太監都得退出盤龍殿。而今日由于小貂在睡覺,安宏寒特意吩咐林恩看著小貂,等它醒了再喂它吃點東西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不是第一次和小荀子相處了,見他大汗淋漓,一直盯著它這邊看,以為他餓了,也想吃東西。拔下另一個雞腿朝著他扔去,之后還特大方的唧唧兩聲,示意他也吃。
  
      小荀子突然從衣袖里掏出一個黑色布袋,朝著小貂的頭蒙去,“要怪就怪你得罪了六公主,奴才也只是聽命行事?!?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爪子下的雞腿,滑出去半米遠,然后撲通掉到了地上。
  
      沒等席惜之做出反應,一襲黑色布袋已經把它裝了進去。布袋里站不穩當,席惜之掙扎,爪子不斷刨向布袋。而這布袋看似薄,卻非常結實,是宮中裝垃圾時專用的布袋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沒有想到,它竟然也有被裝進這種布袋的一日。
  
      小荀子有些慌,小貂不安靜,他等會出盤龍殿的時候,一定會被侍衛發覺。
  
      隔著黑布袋,小荀子揚起手掌,就往小貂的頭劈下去。
  
      因為太過緊張,小荀子也不清楚自己的手勁,總之黑布袋里的小貂再沒有動靜。他滿頭大汗,瞧盤龍殿內沒人,不敢再所有耽誤,急沖沖提著黑布袋就出去。
  
      路過殿門的時候,他佯裝作無事,朝著看門的侍衛打招呼:“王侍衛,今日由你站崗???”
  
      那名侍衛哈哈笑道:“可不是?今日輪到我執勤∑你的樣子,又要出去倒垃圾?”
  
      “是……是啊?!斃≤髯幼暗謎蚨ㄈ杖?。
  
      “趕緊去吧?!?
  
      通過侍衛那一關,剛出殿門,小荀子就松了一口氣。擦擦額頭邊的汗水,六公主交代的事情,他總算辦成了。
  
      加快腳步,朝著嫣尤宮的方向而去。
  
      殊不知小荀子剛離開,安宏寒就從沐浴池出來,冷靜的看著他神色慌張離開的那一幕。
  
      淡淡瞥了一眼桌上殘留的飯菜,安宏寒一聲喊道:“可以出來了?!?
  
      話音一落,原本應該離開的林恩,從殿門外走進來。
  
      “陛下,要不要派人過去盯著?”林恩猜不透陛下的心思,平日里寵小貂,寵得無法無天。怎么到了關鍵時刻,陛下卻能這么處之泰然?
  
      剛才還好他機靈,走到半路,突然想起了錦繡山莊都是吩咐小尹子傳話,何時是由小荀子過來傳話?發現上當后,林恩立刻想起陛下今日交代的話,所以只能靜靜候著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暗中盯著,如有危險,以小貂的安全為先?!卑埠旰瀋愿賴?。
  
      林恩得令之后,立刻找了吳建鋒,讓他趕緊喊一些侍衛過去,暗中包圍住嫣尤宮。
  
      偌大的盤龍殿內,落針可聞,隔了許久,安宏寒無奈的搖頭。早在進宮時,朕就教導過你,皇宮內不存在同情,可是你偏偏不聽,這次就當給你一個教訓。
  
      你曾經救過小荀子的命,可是他……卻幫著別人害你的命。
  
      吩咐宮女為他擦干黑發,安宏寒換了一身龍袍,隨后前往嫣尤宮。他已經給出一個機會,是安若嫣自己不懂得珍惜,那么就別怪他心狠手辣了……
  
      剛迷迷糊糊轉醒,席惜之就發現四肢被捆住。就連嘴巴,都被繩子緊緊栓了幾圈,張不開。
  
      吱吱……含糊不清的話,從席惜之嘴里吐出。它想試著站起來,可是剛撐起來一半,又因為四肢被束縛著,重新倒向地面。
  
      普通的繩子還難不倒席惜之,剛想用靈力迫使繩子斷裂,突然聽到黑暗中傳來一道女子的聲音。
  
      漆黑的密室中,沉重的大門被人推開,安若嫣端著一盞燈,從外面走進來。
  
      啪嗒啪嗒的腳步聲,在空曠的密室中尤為響亮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暫時停下動作,靜靜回想昏迷前的那一幕。腦袋傳來陣陣疼痛,她記憶猶新的想起……最后是小荀子的突襲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沒想到吧?沒想到你會落到本宮手里?!卑踩翩貪攵?,湊近席惜之,美麗的臉蛋,滿是猙獰。
  
      早就知道這女人毒蝎心腸,看見她以這副姿態出現在自己面前,席惜之毫無意外。一雙湛藍色的眼眸,非常平靜。
  
      可是席惜之越是這副安靜的涅,越令安若嫣氣憤,“畜生就是畜生,死到臨頭,還渾然不知?!?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無趣的折,誰說它不知道了?它又不是普通的貂兒,聽得懂人話,心里比誰都明白。
  
      越是危險,越要保持冷靜。唯有做到臨危不亂,才能找出敵人的破綻,然后抓住逃走的機會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雖然平時糊里糊涂,可是腦袋瓜子非常好使?;灰恢炙搗?,它只是對于人類之間的感情,非常遲鈍和糊涂。
  
      筑基成功后,席惜之已經能夠調動外界的天地靈氣,盡管靈力比起前世要弱許多,但如果拼盡全力,自?;共懷晌侍?。不過這一切都是要在安若嫣疏忽的前提下,畢竟自己的身體太弱小,而且剛修煉沒多久。人類對于它,還是非常危險的生物。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突然站起身,惡狠狠的恐嚇道:“皇兄不是很寵你嗎?如果本宮油炸了你,然后送到他面前,你說……皇兄會是怎么樣的反應?”
  
      你瘋了!席惜之忽然瞪大眼,不可置信的盯著她。
  
      這個女人簡直不想活了,做這種事情觸怒安宏寒,根本就是自尋死路。
  
      小貂想什么,安若嫣并不清楚,不過……她討厭小貂以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她。
  
      一把掐住契醯牟弊?,安若嫣怒吼道:“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?不過是一只畜生罷了,偏偏學人類的涅,還有你那是什么樣的眼神?本宮最恨的就是你這一點?!?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被她晃得七葷八素,腦袋陣陣發昏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本宮不會讓你死得這么容易?!卑踩翩譚芰ν瓶□?,目光轉向門口,“本宮吩咐的東西,準備好了沒?”
  
      小荀子先是提進來一個火爐,之后又搬進一口鍋。
  
      “回六公主,已經準備妥當?!斃≤髯擁納ひ袈約?,往鍋中倒油,用火折子點燃火爐。
  
      這是……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有種昏闕的沖動,以前每日都的安宏寒會油炸了它,誰知道到了最后關頭,反倒被另外一個人綁了下油鍋!
  
      最毒婦人心,一點沒錯。
  
      然而令席惜之最心寒的是,她曾經救過小荀子一命,而此刻他卻恩將仇報?;叵肫鳶埠旰檔幕啊綣歉鋈瞬恢檔媚憔?,你也不后悔?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,猙獰的表情,破壞了她所有的美感,“怕了吧!得罪本宮,這就是你該有的下場?!?
  
      什么樣兒的人,最可怕?當然是不要命的人。現在的安若嫣已經進入一種癲狂的狀態,她所做出的事情,一切都不計后果,因為她已經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。
  
      鍋中的油,慢慢開始炸開,噼里啪啦的響個不停。
  
      光是聽著那聲音,席惜之就覺得毛骨悚然。
  
      “把契醺竟詠??!卑踩翩炭裥Σ恢?,手中拿著一方絲帕遮嘴掩笑?
  
      涼從心底,席惜之再也不能冷靜如初了。如果小荀子再次抓住它,它想要從一個成年男子手中逃脫,那就非常困難了。它只有一個機會,那就是速度躲開兩人,沖出密室。否則……以它此時的狀態,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  
      調動絲絲靈力,席惜之引導著靈力緩緩形成一股風刃,而這個過程,看似簡單,卻耗費了席惜之近乎所有靈力。對準綁住自己的繩子射去,啪嗒一聲,繩子瞬間斷裂。
  
      由于時間有限,席惜之沒有時間去割斷束著嘴巴的繩子,只能暫時不管了。
  
      以極快的速度朝門沖去……
  
      安若嫣發現契躋?,立刻大喊一聲:“給本宮追?nbsp;?
  
      小荀子急沖沖的移動到門前,搶先小貂一步,把密室的門合上。
  
      席惜之迅速止住步子,才沒有撞上石門?;怕業耐撕罅講?,和小荀子保持一段距離。
  
      “看你怎么逃!小荀子,替本宮抓住它?!卑踩翩檀雍竺娌講澆舯?。
  
      前有狼,后有虎。席惜之這一次真的陷入絕境了。
  
      密室的空間并不大,只有二三十個平方。想要避開和他們正面交鋒,都比較困難。

新剑侠情缘手游版官网 www.sflie.icu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://www.sflie.icu/down/txt16068.html

本書手機閱讀://m.mianhuatang.la/16068/

發表書評://www.sflie.icu/book/16068.html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四章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??!

上一章:第三章     返回目錄     下一章:第五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