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養獸成妃》

下載本書

新剑侠情缘哪个人物好:第五章

作者:九重殿 字數:14540 返回書頁
推薦閱讀:誤惹妖孽王爺:廢材逆天四小姐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最佳女婿 天降巨富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豪婿 財運天降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伏天氏 好想住你隔壁 永恒圣帝 元尊 民國諜影 最佳贅婿
    毛發炸起,席惜之警戒的弓起身子,做好防備的姿勢,虎視眈眈瞅著漸漸靠近的安若嫣。

    體內的靈力剛才全用于形成風刃,唯今,能夠調動的靈力已經形不成攻擊。席惜之畢竟還是一只幼貂,修煉的日子不過才幾個月,凡是靈力用完之后,都得緩一段時間后才能恢復。

    天下沒有源源不絕的東西,每當用光,那么必定需要補給。

    不過每當修煉的進度提高,那么靈力就會變得越加耐用,越加持久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席惜之還沒有到達那個程度。

    “逃……你倒是逃??!”安若嫣的面孔變得扭曲,面露兇光,“你逃不掉了!與其嫁給一個糟老頭子,本宮還不如死??墑潛竟退鬩?,也要拉一個墊背的!皇兄不是非常寵你嗎?哈哈……本宮就是想要看著皇兄后悔?!?

    唧唧……你抓錯貂了。它不過是一只寵物而已,抓它威脅安宏寒,安宏寒有可能動容嗎?

    席惜之不禁想到,安宏寒那么冷酷無情,興許知道它被六公主抓去,也會袖手旁觀。它不過是一只讓人取樂的寵物,安宏寒真會在意它?

    席惜之不確定,警惕的盯著安若嫣。

    因為太過于警備安若嫣的動向,席惜之反而忽略了后面的小荀子。

    小荀子突然發難,一撲上來。

    席惜之的反應比較機靈,耳朵聽到劃過的風聲,耳朵微微一抖,立刻往側邊逃走。

    眼看差一點就能抓住了,卻被小貂憑借靈活而逃走,安若嫣氣憤的跺了兩腳,“一定要給本宮抓住它!今日它非死不可?!?

    安若嫣在皇宮中生活了十幾年,非常清楚皇兄的個性?;使锏姆绱擋荻?,沒有一樣能夠逃出皇兄的掌握。倘若她再不抓緊時間,等會皇兄趕過來,她就再也沒有機會了。

    想起皇兄毫無感情的說……她只是棋子,安若嫣氣憤難當,提起裙擺也去追鳯云貂。

    一貂躲,兩人追。

    空間太小,席惜之仗著身體小,盡量躲竄。它的四肢比較靈活,速度絲毫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安若嫣和小荀子追得大汗淋漓,氣喘吁吁的擦汗。

    “六公主,抓……抓不住?!斃□醯母鐾誹?,每當他們追上去,擋住小貂的去路,正要彎腰抓貂的時候,那只貂兒已經迅速越過他們,繼續逃竄了。

    安若嫣也意識到這個問題,恨恨的咬牙,附在小荀子的耳邊說了兩句。

    席惜之不明白他們為什么停住追它,遠遠的站在他們的對面。

    小荀子邁步,朝那口油鍋走去。

    安若嫣殘忍的勾起一笑……

    席惜之以為小荀子去端油鍋,會向它潑來。滾燙的油,滋滋作響。嚇得席惜之往后躲竄,和小荀子保持距離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沒有像席惜之預料中的發展,小荀子端起油鍋,把油全部潑灑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沸騰的油,溫度極高,潑到地上的那瞬間,密室中充斥著滋滋的聲響,白色的煙霧緩緩往虛空飄起。

    席惜之看著這一幕,比剛才更加震撼。如果不是用油來潑它,那么只有一個可能,他們想放火。

    地板上潑灑的油,將小貂和安若嫣、小荀子分隔兩地,猶如一條河擋在他們中間。

    安若嫣手中擺弄著一個火折子,火苗頓時燃起,微微照亮黑暗的密室。

    她的臉頰印著火光,席惜之能夠清楚的看見安若嫣嘴角那抹陰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來不能油炸你了,不過相信皇兄見到燒熟的你,還是會一樣激動?!卑踩翩躺バ牟】竦娜映齷鷲圩?,火折子落到油上,頓時燃起半米高的火墻。

    而這時,安若嫣發出極為得意的笑聲,就像一個人終于得到了勝利。

    腳步聲漸漸遠去,沉重的石門再次開啟,又合上。

    隔著熊熊大火,席惜之這一次真的害怕了。拼盡全力調動最后一絲靈力護體,周圍的溫度漸漸升起,濃煙充滿這個密閉的空間,由于濃煙飄不出去,全都聚集在密室的天花板,形成一片厚重的煙霧。

    火光沖天,照亮了整個密閉,來勢洶洶的火焰瘋狂竄動。

    席惜之被大火逼到了角落,一只爪子緊緊捂住鼻子,盡量讓自己少吸入煙霧。密室變成了一個火窯子,里面唯有熊熊烈火瘋狂的燃燒。

    蜷縮成一團,席惜之移開爪子,想要換氣,不料卻吸入一絲煙,嗆得不斷的咳嗽。眼眸之中,倒影出滔天的烈火。

    腦海中不斷浮現自己和安宏寒相處的片刻,不知道為何,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候,席惜之竟然會想起那個一直欺負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隨著腦海中的記憶浮現,席惜之反倒沒有剛才那么害怕。露出一絲坦然,反正來到這個世界走一遭,本來就是它撿到了便宜,至少它多活了幾個月,這可是別人想求都求不來的事情。若說誰虧?那么肯定是安宏寒,辛辛苦苦養肥了它,卻討不到一絲好處。

    煙霧越來越濃密,熏得席惜之的神智越來越不清晰,腦袋就像被強行注入鉛,思緒漸漸飄離。

    嫣尤宮外,幾十名侍衛暗中盯著動靜。

    “稟告吳侍衛,六公主的寢宮起火了?!幣幻妒濤蘭背宄迮芾促鞲?。

    空氣之中,帶著一股焦味。

    遠遠看去,煙霧絲絲從琉璃磚瓦飄蕩出來。

    吳建鋒緊皺眉頭,“快!去救火?!?

    陛下的吩咐擺在那里,萬一小貂出事,他們都別想活了。

    火勢越燃越大,陣陣的煙霧從寢宮飄出來。吳建鋒帶人趕到的時候,那處殿宇已經彌漫火光。著火的地點,乃是寢宮最里面,所以一時半會還沒有燒到外面。

    吳建鋒瞅著越來越濃的煙霧,心涼了一半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兩道人影從寢宮中逃竄出來。

    一人是六公主,還有一個人竟然是盤龍殿當差的小荀子。

    吳建鋒不敢放走任何一個人,若是鳯云貂出事,陛下追究起來,他的項上人頭一定保不住,“拿下他們!”

    侍衛領命,速度按住小荀子,咔嚓一聲就捏斷了他的手臂。當擒拿安若嫣時,沒有侍衛敢太用力,因為對方是公主,陛下沒有到來之前,他們還不敢太過逾越,只找了一條繩子綁住她。

    “大膽!本宮是風澤國公主,你們竟然敢以下犯上?!卑踩翩灘歡險踉?,可是她只是一個弱女子而已,哪兒敵得過兩名侍衛的夾攻。雙手被緊緊束縛在背后,然后由一名侍衛按壓住。

    吳建鋒吩咐侍衛趕緊去打水救火,一桶桶的水潑向熊熊燃燒的大火。

    “吳侍衛,火……火太大了,撲不滅??!”看著一桶桶的水撲向大火,卻沒有一絲成效,很多侍衛都急了。

    吳建鋒擦掉額頭邊的汗水,“救火!哪兒來那么多廢話,都不想活了嗎!”

    大火越燃越帶勁,僅僅片刻,就蔓延到了整座宮殿。宮殿的里的東西,多數為易燃物品,一遇火就燃。噼里啪啦的爆聲,一聲聲響起,一道道的火光從殿內冒出來。

    安宏寒帶著林恩等人從盤龍殿趕來,還沒有進入嫣尤宮,就看見遠處火勢滔天,照亮了半邊夜空。

    濃煙滾滾,搖搖直上。

    安宏寒的臉色越加冰冷,疾步奔進嫣尤宮,見所有的侍衛和太監都提著水桶救火,立刻招來吳建鋒,開口就問:“鳯云貂呢?”

    吳建鋒緊張的按著劍柄,額邊滲出絲絲冷汗:“回……回稟陛下,我們發現火光時,已經立即救火了。鳯……鳯云貂還在殿宇內,請陛下再給屬下一點時間,屬下一定救出鳯云貂?!?

    安宏寒雙眼寒光乍現,提起腿,毫不留情的踹向吳建鋒。力道極大,硬是將身高七尺的吳建鋒踹出去數米遠。

    林恩嚇得肩頭一抖,這一次,陛下是真的動怒了。

    “等你們撲滅火,鳯云貂早就燒死了!朕吩咐你們嚴加看守,以鳯云貂的安全為重,瞧瞧你們都干了什么事!廢物,一群飯桶?!卑埠旰Э氐倪澈鵲?,聲音無比的冰冷。

    吳建鋒捂住胸口,吐了一口血,“是屬下失職,求陛下恕罪?!?

    安宏寒冷冷看了他一眼,什么話都沒說,卻足夠令人遍體生涼。

    熊熊的大火,瘋狂席卷。

    “先將六公主和那名太監押入天牢,等朕回去之后再嚴加審問?!卑埠旰渚駁乃低暾餼浠?,緩步走向被烈火包圍的殿宇。

    伸手奪過太監手中提著的水桶,沖著頭淋下。龍袍頓時濕漉漉的緊貼安宏寒的身體,他步履沉重的沖進燃燒的殿宇,沒有一絲的猶豫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看見這一幕后,都驚訝的合不上嘴。

    林恩最先回過神,大喊一聲:“陛下,那里危險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安宏寒有沒有聽見,總之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殿宇的大門處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全急得慌了陣腳,林恩指揮著侍衛和太監撲火,所有人都不敢有一絲懈怠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火勢沒有得到任何控制,而殿宇的房梁發出咔咔的聲音,顯然快維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過了不久,御林軍也加入撲火的隊伍,所有人都拼了命的燒水滅火。

    擔心陛下會出事,林恩還曾經派出好幾名侍衛進火場,尋找陛下的蹤跡??墑槍蘇餉淳?,凡是進去的人,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。

    林恩急得不斷流汗,“這可怎么辦??!萬一……”萬一陛下真的不幸死亡,那么風澤國毫無疑問會大亂。

    風澤國的皇族男子,早就被安宏寒斬殺盡。如果安宏寒出什么好歹,光是這皇位,就能引起風澤國的內亂。

    越想越心驚,林恩來回走動,就是靜不下心。

    吳建鋒也沒閑著,硬是忍著痛苦,吩咐侍衛加快撲火的速度。

    一盞茶的時間過去,所有人都逐漸開始灰心。

    劉傅清聞言趕來,看見熊熊燃燒的火焰,大為吃驚,“陛下……陛下還沒出來嗎?”

    整座殿宇被大火吞噬,漆黑的夜里,濃煙滾滾。

    “右相大人……”林恩哽咽了一聲,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劉傅清也是真的著急,來來回回踱步,不時又抬頭看殿宇。

    嘭然一聲,房梁承受不住烈火的摧殘,最終斷裂。

    林恩嚇得面無血色,嚇得癱坐在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眼神頓時黯淡了,房梁一塌,就意味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劉傅清乃是一國宰相,人群中唯有他最先鎮定下來,沖著所有人喊道:“陛下還沒死!你們擺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給誰看?陛下洪福齊天,乃是真龍天子,受著上天的庇護。就算再大的困難,也能迎刃而解?!?

    他的話,猶如給眾人吃了一顆定心丸。

    眾人一邊撲火,一邊凝視著殿宇。

    仿佛天崩地裂,以整座殿宇為中心,大地晃動了幾下,殿宇突然之間崩塌,卷起層層的煙霧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一道金黃色的人影出現在眾人眼前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殿宇中飛奔出來,龍袍因為灼熱的溫度早已經被烘干。仔細一看,就能看見陛下懷中緊緊護著一團白球。

    他的眉峰緊緊皺在一起,剛毅的五官,透著寒冽,帶有一股令人不能反抗的威嚴。

    “陛下?!繃醺登迓氏群俺?。

    林恩和劉傅清急沖沖奔過去……

    安宏寒冷著臉,一開口就說道:“宣獸醫?!?

    林恩的目光落在安宏寒的手臂,“陛下,您的手?”

    安宏寒左臂上一條兩寸長的傷口,流著絲絲鮮血。

    安宏寒絲毫不在意這傷勢,抱著小貂往外走。仔細一看,就能看見他懷中的小貂,毛發被灼傷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東方欲曉,晨光熹微,縷縷陽光趕走了黑暗。但是所有人的心卻無比沉重,嫣尤宮幾乎全數被燒毀,成為了一片廢墟。很多侍衛和太監被留下來,處理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盤龍殿內人進人出,所有宮女太監都提心吊膽的精心伺候。

    “陛下,獸醫和太醫都來了?!繃侄鞔帕礁鋈私?。

    這名獸醫是前幾日從民間篩選出來的人,雖然比不上徐老頭的醫術高明,但醫治普通的病痛,還是十分拿手。

    因為是第一次看見陛下,新來的獸醫有幾分緊張,跌跌撞撞跟在林恩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叩見陛下?!筆摶膠吞揭煒諭?。

    安宏寒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,冷漠的應了一聲,“平身?!?

    此刻的安宏寒,早就換了一套龍袍,又恢復到那個冷冽的帝王。

    “先給鳯云貂瞧瞧?!彼鶩?,眉宇之間含著一抹憂色?;持械男□躉勾τ諢杳宰刺?,而它的背脊上有一片焦黑的燒傷,光是看著,就觸目驚心。

    這樣的情緒,安宏寒極為少有。甚至他連自己的傷勢,都忽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的傷?”感覺陛下太看重小貂了,林恩出言道。

    也許連安宏寒都分不清楚,他究竟把小貂放在了什么樣的位置。當知道它有危險,他會奮不顧身,第一時間沖進去救它。以前他做事情可沒有這么沖動,每一件事情,除非有十分的把握,否則他都不會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然而,他沒有想到,僅僅一只貂兒,就會讓他失去平時引以為傲的冷靜沉著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后悔,因為若是他再遲去一刻,這只貂兒必定會喪生火海。

    手指輕輕撫弄小貂的毛發,看著那塊烏黑的燒痕,安宏寒眼中的溫度,冷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輕輕把小貂放到桌子上,安宏寒冷冷的挑眉道:“不得留疤,否則……滿門抄斬?!?

    簡簡單單一句話,嚇得獸醫手腳冰涼,“微臣……微臣一定盡全力治好鳯云貂?!?

    當下不敢遲疑,獸醫輕輕拂開小貂燒傷周圍的毛發。為了清楚的檢查傷勢,獸醫拿了一把剪子,小心翼翼剪掉周圍的毛發,直到露出那一塊手掌大小的灼傷。

    剛才有毛發遮擋著,眾人覺得還沒什么。一當毛發剪去,那塊已經被燒得焦黑的肉展露出來,嚇得眾人倒吸一口氣。

    安宏寒渾身的氣勢,越發寒冽,袖袍中的拳頭,緩緩收攏。這筆仇,朕定會加倍討回來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治好鳯云貂,太醫院中的藥材,任你用?!彼埔較⑿鬧信?,安宏寒端起茶杯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盤龍殿內的宮女太監大氣不敢喘,很少看見陛下有這么生氣的時候了。不同于平時的冷酷,這一次的情緒非常明顯。

    林恩無奈的嘆口氣,用手肘推了推太醫,朝著他擠眉弄眼,示意他趕緊給陛下看看傷勢。

    安宏寒手臂上那條傷口,血跡已經干涸結疤,看著特駭人。

    太醫硬著頭皮,彎著腰走上前,小聲稟告道:“陛下,您的傷勢也該及時處理,否則留疤就不好了?!?

    安宏寒陰測測抬起左臂,這點傷算什么?以前爭奪皇位時,各種明爭暗斗,他受的傷比這次嚴重多了。

    面無表情的把手臂伸到太醫前面,仿佛那條傷口對于他沒有絲毫影響,安宏寒道:“快點弄?!?

    太醫嚇得立刻掏出傷藥,為安宏寒涂抹。

    而獸醫那邊處理得也比較得心應手,他進宮的時候,發現太醫院中,配著許多傷藥。而且其中大多數藥,他都未曾見過。幾番詢問后,才得知這些藥是上一位獸醫所配。

    多虧他留了一個心眼,今日把所有傷藥都帶來了,否則非人頭落地不可。

    當涼涼的藥膏抹到小貂的身上時,處于昏迷中的小貂,眉宇間明顯的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宏寒看著揪心,伸出另一只手撫摸它的額頭,如同無聲的安慰。

    以前陛下再寵愛小貂,卻總是帶著一絲捉弄的意味。而此刻……林恩心想,只怕這只貂兒的待遇,比人還好得多,至少在陛下的心中,已經有了很高的地位。否則陛下怎么會不顧生命危險,獨自闖進嫣尤宮,只為救出鳯云貂?

    席惜之的毛發被剪掉了一大片,后背光禿禿的,有點像中年男人頭頂的地中海。

    這副樣子看著頗為滑稽,但是沒有誰笑得出來。因為只要有誰敢笑出聲,那么鐵定會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陛下,鳯云貂的傷勢已經得到控制。由于灼傷面積極大,之后的幾日可能會引起發燒等病癥,微臣已經開出幾服藥,到時候每日喝一次即可?!筆摶剿低暾廡┖?,又補充道:“灼傷未好之前,不能沾水,否則極易引起傷口化膿?!?

    安宏寒認真的聽著,隨后頷首道:“都退下?!?

    抱起小貂,安宏寒將它放到大腿上。瞧著她眼皮緊緊闔著,安宏寒輕柔的撫摸它的毛發,就這么靜靜的坐了一陣子。

    吸入大量濃煙,席惜之昏迷了整整一日,才悠悠轉醒。當睜開眼的第一瞬間,立刻看見安宏寒那張酷酷的俊臉,他右手執筆,緊緊抿著唇,不斷奮筆書寫。

    席惜之的腦袋還有些昏沉,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睛,發現它所在的地方,不是盤龍殿的床鋪,而是御書房。

    唧唧……聲音虛弱得不像是自己的,席惜之抬起爪子,有氣無力的拍了安宏寒一下。

    安宏寒立即停下筆,緩緩低頭,見小貂已經轉醒,伸手就摸了摸它的頭。

    “得了這次的教訓,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同情心泛濫?”安宏寒又氣又急,一開口就成了叱喝的話。

    席惜之精神不佳,掀了掀眼皮子?;肷聿皇娣?,折磨著小貂的神經。腦子如同一團漿糊,散亂得不能夠思考。席惜之用爪子拍了兩下自己的頭,企圖讓自己變得清醒一點。

    如果它沒有記錯,那一日,它認為自己死定了。蹲坐在密室角落,瞅著熊熊的烈火席卷一切。就在她的意識渙散的一刻,有一抹金黃色人影沖進火海,硬是抱著它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毛茸茸的小腦袋轉向安宏寒,看著他一身龍袍加身。席惜之縱使不用想,也知道那一刻解救她于水火的人,肯定安宏寒。眼睛頓時變得濕潤,除了師傅之外,只有這個男人對自己最好了。

    也許是因為受傷,席惜之變得特別感性,伸出舌頭就舔舐安宏寒的手背。

    眼光恰好瞅見他的手臂,一條寸長的傷口離席惜之不過幾厘米遠。它記得——因為火勢太大,房梁上的瓦片不斷掉落,隨處都是滾滾的濃煙,連續不斷的琉璃瓦和木梁朝著他們砸來,安宏寒以身為盾,抱著它沖出大火的包圍。

    這條傷口,就是那時候割傷的。

新剑侠情缘手游版官网 www.sflie.icu 下載本書最新的txt電子書請點擊://www.sflie.icu/down/txt16068.html

本書手機閱讀://m.mianhuatang.la/16068/

發表書評://www.sflie.icu/book/16068.html
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點擊下方的"收藏"記錄本次(第五章)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謝謝您的支持??!

上一章:第四章     返回目錄     下一章:第六章